首页 知识问答 癌症夺走了他们女儿的生命,那时她只有十四岁,2015年患癌妈妈舍命生子

癌症夺走了他们女儿的生命,那时她只有十四岁,2015年患癌妈妈舍命生子

以下是伊甸园纤秀网小编针对“癌症夺走了他们女儿的生命,那时她只有十四岁,2015年患癌妈妈舍命生子”给大家整理的相关资料,欢迎大家…

以下是伊甸园纤秀网小编针对“癌症夺走了他们女儿的生命,那时她只有十四岁,2015年患癌妈妈舍命生子”给大家整理的相关资料,欢迎大家查阅和参考!

“你还是人吗?她可是你亲生女儿啊?”二〇二一年八月九日,深圳市儿童医院内,一名女子正对着电话撕心裂肺地哭喊着。片刻后,女子啪地挂断了电话。“姑姑,是不是我生病了,妈妈就不回来了啊?”病床上的小女孩天真地问着眼前的女子。“不是,妈妈一直都很爱你,马上就

“你还是人吗?她可是你亲生女儿啊?”

二〇二一年八月九日,深圳市儿童医院内,一名女子正对着电话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片刻后,女子啪地挂断了电话。

“姑姑,是不是我生病了,妈妈就不回来了啊?”病床上的小女孩天真地问着眼前的女子。

“不是,妈妈一直都很爱你,马上就会回来的。”女子轻轻地摸着女孩的脸蛋,扯着极不自然的笑容,违心说道。

女子名唤廖艺,躺在病床上的是她的侄女,廖菲。

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廖艺断然想不到,人的心竟能狠毒到这个地步。

世事无常。2021年7月的一天,正在深圳照常办公的廖艺突然接到了一通彻底改变了其命运走向的电话。

“廖菲可能得了白血病。”电话是廖艺的母亲打来的。

“这怎么可能呢,上次我回家的时候,孩子不是还好好的吗?”面对无法解决的问题,人的第一反应是否认,廖艺也不例外。

但是否认并不代表现实不存在。“你赶紧安排一下,明天我带着孩子来深圳。”

毫无灵魂地应了一个好字后,廖艺即刻挂了电话,和领导请完假,开始准备后续的一系列事宜。

隔日,母亲便带着廖菲来到了深圳,和其一同来的还有廖菲的父亲。

廖艺接到母亲一行人时,已是晚上七点。

廖艺断然想不到,新年过年的时候,廖菲还是一个元气饱满,许愿说自己年后会好好学习,长大了给姑姑买化妆品的小姑娘。

当下怎么竟已是一副眼窝深陷,面黄肌瘦的模样?

廖艺鼻头一酸,想问侄女什么,但又不敢开口,生怕自己即刻哭出声来。

为掩饰自己的情绪,廖艺只是低下身紧紧地抱着侄女,简单和她打了下招呼,便招呼着一行人赶紧上车去往了深圳市儿童医院。

当天晚上,廖菲便住了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待一切安置妥当后,廖艺终是问出了那句憋了一晚上的话。

母亲一一道出了事情的缘由。

原来早在上个月,廖菲身上便出现了不对劲。

刚开始,廖菲会突发性的流鼻血,碍于当时天气炎热,再加上孙女马上要进行三年级期末考试了。

奶奶便简单认为,孙女只是干燥上火,再加上近期压力大,才流起了鼻血。

但很显然,这不过是奶奶的一厢情愿。

几日后,廖菲又不间断地流了数次鼻血。

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劲的奶奶即刻带着孙女来到了村里的卫生所。

“没什么事,就是有点干燥上火,简单吃点药就好了。”从村里卫生处,奶奶得知了孙女流鼻血的科学缘由。

见医生的说法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奶奶刚惊起的心又瞬时放回了肚子里。

祖孙二人安然回了家,开始了吃药,休息,降温等一系列操作后,廖菲的情况不但没有好转,反倒还愈发严重。

除之前的流鼻血外,廖菲还出现了不间断的发烧症状。

吃了几次退烧药毫无退烧效果后,慌了神的奶奶又带着孙女去了镇里大一点的医院。

“从检查结果看,可能是白血病,尽快再到大医院看看。”验完血后,医生言及道。

几近失神的奶奶这才想起了求助在外工作的女儿,儿子。

“发烧加流鼻血,这就是白血病的基本症状啊,你怎么能不知道呢?”一时情急的廖艺不禁埋怨起了母亲。

“我怎么知道这么多啊。”奶奶亦是有口难言。

万物皆有因可循,廖艺一时失言,表面上看是在责备母亲,实则她是在感慨命运对廖菲的不公。

人人生而平等或是人世间最为可笑的一句话,这一点在廖菲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2019年,廖菲的父母因感情不和,和平离异,离异后,哥哥拿到了两个女儿的抚养权。

为了养家糊口,哥哥常年在城里务工,两个女儿被迫做了留守儿童,跟着母亲在农村生活。

廖艺很是心疼两个侄女的遭遇,平日里,廖艺极为疼爱两个侄女。

每次回家,她都会给两个侄女买各种东西。

好在两个侄女也颇为懂事,特别是廖菲,成绩优异不说,总是帮着奶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因着廖菲的存在,昔日那个冰冷的家又逐渐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这两年哥哥在外打工,收入也不少,眼看着日子就要好起来了,不料眼下却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只是,事已至此,即便廖艺再不情愿,也只得硬着头皮接受这一现实。

“根据骨穿结果,廖菲患的是急性髓系白血病。”入院数日后,廖艺终是听到了那个她极不想听到的消息。

她料想过最坏的结果,但却从未想过老天对廖菲竟会如此残忍。

查阅完急性髓系白血病的相关信息后,廖艺瘫软在床上,久久回不过神来。

“治,无论如何都要治。”从一开始,廖艺的心里就没冒出过其他想法。

但考虑到廖菲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为尽快做决定,廖艺径直找到了哥哥。

“治,哪怕倾家荡产,人财两空也要治。”哥哥的一句话更是坚定了廖艺的决心。

母亲也是如此,一家人想法一致后,廖艺即刻去了医生办公室。

“我建议你们到更大一点的医院给孩子治病。”医生一一向兄妹二人分析了其中缘由。

谢过医生,又查阅了大量信息后,当晚兄妹二人便决定即刻带着廖菲前往北京求医。

“简直和打仗一样。”回忆起当晚的一系列事宜,事后廖艺苦笑道。

廖艺随即开始查询最近一趟飞往北京的航班。

很快,航班信息悉数而出,最近飞往北京的航班有是有,但价格贵得离谱。

顾多犹豫的廖艺径直定了该趟航班,当晚,廖艺一行人便坐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

因事出紧急,什么时候能回来还是未知数,为避免给公司造成损失,廖艺又随即提交了辞职报告,哥哥也辞去了工作。

不同于大人的落寞难耐,飞机上的廖菲异常兴奋,“姑姑,我去了北京,病是不是就好了?我就能回学校上学了?”

廖菲看着飞机下的点点星光,兴奋地问道。“对呀,去了北京病就好了。”

廖艺强装镇定,颤着音答道。

而彼时哥哥早已哭成泪人,帽檐压得极低,脸别在一旁,以防止女儿看见自己的狼狈模样。

实则刚开始,廖艺是想过骗廖菲的。

从检查结果出来的那一刻,廖艺便这么打算过,但查阅了相关资料后,廖艺随即打消了这一想法。

白血病不是简单的感冒咳嗽,廖菲要经历钻心的骨穿不说,后期还需不断地放疗、化疗。

廖艺不想让廖菲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受这些莫名的痛苦。

几经思索,又和哥哥商量了一番后,廖艺只得决定将这一检查结果尽可能婉转地告诉廖菲。

到底是小孩子,好奇是廖菲得知自己身患白血病的第一反应。

“什么是白血病呢?”廖菲睁着大眼睛问道。

“这就是一种很简单的病。”廖艺只得违心答道。

就在廖艺做好心理建设准备应对廖菲的下一个问题时候,不料,廖菲接着就问:“只要吃了药就能好是不是?”

小孩子的世界单纯得让人心酸。“只要吃了药就会好的。”几乎没有思索的,廖艺脱口答道。

廖艺看似是在骗廖菲,又何尝不是在骗自己。

数小时后,廖艺一行人安全抵达机场。早已在机场等候多时的河北某医院工作人员即刻带着廖艺赶赴医院。

为保证结果无误,医院又为廖菲做了一次化验,结果和第一次如出一辙。

根据化验结果,院方为廖菲制定了对应的治疗方案,先做两个疗程的化疗,之后再接受骨髓移植。

医生办公室内,廖艺和哥哥只是木然的点着头,但很快,兄妹二人便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前期化疗及骨髓移植大概需要几十万,后期孩子还可能出现并发症,骨髓移植后排异费用也不少,你们家属要有个心理准备。”

“医生您就放心治,不论如何都要把我女儿治好。”哥哥毅然回应道。

这世界上唯有一种病最难治,那便是穷病,廖艺第一次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谛。

前几年哥嫂感情不和,家里经济困窘,这几年哥哥虽说在外务工,但也仅是打一些小零工,根本没有攒下多少钱。

看得出来,哥哥不过是在强撑,耷拉的眼皮,深陷的眼窝便是最好的证明。

只是,这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完全理解另一个人。当下廖菲的父亲强撑,钱是其一,最为关键的是,他担心女儿后期的骨髓配型事宜。

钱哪怕他砸锅卖铁都会凑够,但骨髓移植可就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了。

要是一直等不到骨髓源怎么办?女儿骨髓移植后发生排异反应怎么办?最终所有的治疗方案都不起效,又该怎么办?

短短数十分钟内,他几乎把所有的结果都想了一遍。

几近崩溃之际,廖艺走了过来。

“我们把家里能卖的全卖了吧,我把我的车也卖掉,能凑多少是多少,先给菲菲做初步化疗。”廖艺提议道。

“这怎么能行?车是你上班的代步工具,也是你的嫁妆,不能卖。”哥哥一举回绝了廖艺的提议。

“现在就不要争这些了,先给孩子治病要紧。”事有轻重缓急,廖艺始终据理力争。

碍于现实,哥哥只得无奈妥协。

第一次,哥哥体会到了自己为人夫,为人父的失败。眼下自己的女儿身患重病,他没有能力救治不说,还将整个家都牵扯了进来。

款项凑齐后,8月11日,廖菲进行了第一个疗程的化疗。

没有人能想象得到此时的廖菲在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廖菲身体弓着,一根又长又粗的钢针缓缓打进了她的身体,瞬时,廖菲撕心裂肺地叫道,“姑姑,我疼。”旁边的廖艺又何尝不是心如刀绞。

好在廖菲的第一期化疗很顺利,事后再次检测,廖菲体内骨髓恶性细胞已完全消失。

依照医生的嘱托,廖菲出院休养一周,待细胞值恢复到正常数值后,又入院进行了第二期化疗。

不同于第一次化疗,第二次化疗后,廖菲身上开始出现了浮肿,口腔溃疡,牙齿全部龋坏等现象。

最让人揪心的是,廖菲的嘴巴里一度都是血块,身上尽是密密麻麻的出血点。

那段时间,每天陪着廖菲输液到半夜成了廖艺的生活状态。

得益于家人的细心照顾,廖菲恢复得很快。

只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廖艺这边的情况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廖艺的男朋友因接受不了廖艺过度干预家里的事,认为其是“扶哥魔”,事发数日后,便直接找了个借口和她分了手。

廖艺想哭但根本没时间没精力哭,眼下廖菲的手术费还远没有着落。

鉴于亲戚已几近将全家人拉黑,已之下,廖艺只得求助于募捐。

2021年10月,廖艺和哥哥找到了基金会,并悉数说明了廖菲的情况。

世上还是好人多,是廖艺经历这件事后最大的感受。

廖艺交代完情况后,工作人员便径直说道,“你们尽快提交相关信息就好了,剩下的交给我们。”

得益于工作人员办事迅速,2021年10月14日,为廖菲筹集款项的链接即时发布。

迄今为止,不过数月,该链接便为廖菲筹集到了近25万元。

喜上加喜的是,款项筹集到位后,廖菲的骨髓源也有了着落,经检查,廖艺和哥哥都可以给廖菲捐献骨髓。

2021年12月2日,廖菲骨髓移植事宜正式展开,手术进行得很顺利。

在观察仓里休养了数日后,廖菲顺利出仓,又在病房观察数日后,廖艺成功出院。

出院后,廖艺带着廖菲回了河北,如今姑侄二人住在河北的一间出租屋里。

“现在廖菲还处在排异阶段,这样是为廖菲回河北陆道培医院做复查方便。”廖艺解释道。

因着廖艺的细心照顾,廖菲的恢复情况很好。

只是疾病易去,心病难医,治疗期间,廖菲始终念叨着她的母亲。

奈何,期间不论廖艺怎么劝说嫂子,她都始终没回来看过孩子一下。

不忍侄女伤心,廖艺只得编着一个又一个谎言哄骗着孩子。

说得最多的一句便是,等你病好了,妈妈就会回来看你的。每次,廖艺都是满眼期待地点着头。

“孩子健康比什么都强。”廖艺笃定道。

提及之后的规划,廖艺直言,“先给廖菲看病,等孩子病好了再说。”

至于这个谎言会圆到什么时候,廖艺不知道,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祝愿廖菲能够赶快好起来!

-完-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诊断及医疗依据,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链接: https://www.wzydy.com/zswd/98388.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想要变瘦

一个想要变瘦的美女子,相信长期坚持下去就能够得到满意的减肥效果,在此也把过程和方法分享给大家。

为您推荐